语夜

※凹凸世界 杂食
※勇者大冒险 荼岩
※云养狗爱好者

【荼岩】葵花籽1.1

大学校园,学霸荼×学霸岩,甜向。二修版,之前的很多bug就推倒重来了,把原先的前篇修改了下当做新开头( ॑꒳ ॑ )写得挺流水账的……

1.1 同旅人

※※※

凌晨两点,安岩被赶下车。

随着身后车门的关闭,湿凉的黑暗迅速增长蔓延,最终完全笼罩全身。他跺脚震开黏上来的冷意,而后慢慢搓起手看向车门。那里头黑乎乎的,如同烤焦的锅底,瞅着就了无趣味。安岩收回目光,往手上哈出口热气。

那一团白雾晃晃悠悠地飘向前方,随即渐生稀薄,消尽于愈来愈明亮的光里。安岩定睛一看,那光的源头在对面那灯火通明的休息站处。凝神听,还能分辨出那处传来的无伤大雅的粗鄙笑话。

他看了眼手表,两点零三分,离允许上高速的五点钟还有相当长的时间。周遭水汽吸去身体的热量,让他愈感寒冷,遂选择踱步至对面。

如猜测中的一样, k记已爆满,点餐地儿还甩出一条长长的队伍从里边到门口。安岩怏怏退出来,到熟食档要了碗热气腾腾的肉丸捧到走廊边,抬头就着黑乎乎的天空边吃边思考人生。

这趟车他已经坐了四小时,但还剩有大半个行程。费那么多时间倒不是源于异地求学,相反的,他家离学校近的很,不过半小时地铁的距离。他只是因为肝活动太嗨忘了买票,错过到那地儿的唯一一班火车罢了。

而让他放弃在家舒适躺尸的缘由也很简单,某日看了张照片,突然很想去,于是便去了。

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!随性帅气!

“啊啾!”

……就是没想到会变冷,衣服穿少了。

安岩吸吸鼻子,戳起一个温热的丸子扔进嘴里。

“好吃!”

※※※

k记里,空气闷热,人满为患。

空调似乎出了故障,制不了冷,各种气味混杂发酵,让人难以忍耐。

神荼皱起眉头,烦躁地敲了敲桌面,随后抬头看向前方。一条长长的队伍从点餐台延伸至门口,结结实实阻挡他的视线。

人实在太多了。他薄唇紧抿,眉头皱得更深,那张严肃的脸看起来愈加不易亲近。

眼不见心不烦,他把目光移回手上吃了一半的汉堡,举起来继续吃。那吃相和他刚严肃的表情大相庭径,甚至显出几分趣味。他嘴上不紧不慢地咀嚼,吃得很专注,两侧腮帮子却如同害怕闹饥荒一般贮满两小包的余粮,傻里傻气如同一只仓鼠。

教他打拳的老师傅曾笑他,小脸瓜子一吃就涨,他不服气嘀咕了句老头子,被捉住一通红掌炒白肉,两瓣屁股辣了三天。所以神荼察觉到斜桌的女生们拿着手机对准他时,断定是自己吃相不大体面,让人当做笑话。他忍不住轻笑一声,而后自顾自地咬下一口肉汁充沛的面包,继续慢慢嚼着。

这点儿小插曲让他烦躁的心情大大舒缓,并带来一些儿时的回忆。

大约是十来岁的夏天,他随父母到一个小镇子度假,交通不大便利,但环境很好,夜里仰头能看到清晰透亮的繁星。

他的弟弟阿赛尔,最喜欢那些闪亮的光点,总是嚷着哥哥我要看星星。神荼疼他,便每晚都牵住那绵软的小手到院子里仰望盈盈星光。

但他俩也不会待很久,因为夜凉星冷,还有凄惨的虫鸣此起彼伏,怪寂寞可怕的。所以看没会儿神荼就牵着阿赛尔溜回屋子,敦敦敦灌下一杯温白开,压惊。

父母打趣他,胆那么小都不像个哥哥,不如跟隔壁教魁道的老师傅学学武术,能练胆来又能强身健体,这样什么妖怪来了都不用怕。

神荼以为只是说笑,随意地应了声好,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个健硕的老头像提小鸡一样提溜起他,并自如地与迎面走来的神荼父母寒暄。更让他吃惊的是,当他被老头大步流星提出门口时,爸妈居然双双微笑挥别,且喊了句晚饭不留你的份,咋一时以为自己这个乖儿子让爸妈给卖了。

自此,六点起床背书做题然后锻炼身体的苦行僧生活便拉开了序幕。别的小孩在田地乱跑,他头顶纸片站军姿;别的小孩不跑了坐河边玩水,他要往返跑400米;别的小孩跑来门口嗑瓜子围观,他和老头进行名义上对打实际上他单方面被摔的练习。

丢人,太丢人了。

瘫在地上的神荼生无可恋。

夕阳将近,他给老头热锅准备晚餐,因为老头做菜非常随意,不管什么都是一锅熟没半点菜样,他实在看不过眼,更何况那些搭配奇异的混合物还包含自己的份。

把青菜扔进锅里后神荼看向灶台旁的蓝皮书,一刹那间特想把这玩意扔进火里。

说好的锻炼身体,怎还要写作业!一整本数学题!明明封皮“三十天学馗道”,一翻“三十天突击数学,助你走向成才之路”?爸妈啥时给我偷偷报的补习班!而且题目间还夹着奇怪的文字,“哲学家弗洛伊德认为,处子之身,元阳未泄,慧眼更易开……”这都什么乌七八糟的!我读过书的,耍小孩呢!

锅里滋滋作响,神荼唰地铲起青菜,利落出锅。端着菜拐门时电饭煲恰好到点,齐活。煮那么多天菜,熟练得都能玩点花样摆个盘了。

“哈哈手艺不错,你小子将来找媳妇不愁了!摆酒时告我一声,师傅给你包个大红包!”老头边吃边笑,小徒弟翻白眼没有搭他话。

我要找媳妇也不找你这样的。神荼不服气哼哼,暗想以后要找个话少安静不像老头一样聒噪的。

闷热的空气迫使神荼回到现实,他记起搭这趟夜车的理由:回去看那烦人的师傅还在不在。

如下,夜半限行,还没那么快发车,但待在室内闷,他吃完打算出去透透气。神荼撑起下巴看向右侧的点餐台,此时队伍短了许多,空间看起来不再那么逼仄。忽而另一侧有声响,他瞟过去,一戴眼镜的男生正推门而入。

神荼挑眉,乐了。这家伙之前晃进来过一次,看到人多,挠挠头就怏怏走了。这回进来瞧见人龙变短,瞬间眼睛发亮,小跑几步跟到队伍后头,笑得傻乐傻乐的。

长得倒是眉清目秀,笑起来怎么二兮兮的?一起上课时没见他这么呆?

神荼笑意愈深,一双眸子弯成弧弧。他不记得对方名字,但不要紧,他知道怎么称呼他。

那男孩欢喜提着外卖经过神荼时,神荼清了清嗓子,唤道——

“二货!”

※※※

百玩不厌二货梗(x)

这里荼哥没有经历过原著的生离死别,相较会偏向开朗小坏坏男孩(?)

垃圾LOFTER 把我长文章吐出来!!!!!!

建了专门堆图的地儿,以后绘画练习走↓
http://xuziyedraw.lofter.com

绘画相关网站

发布了长文章:绘画相关网站

点击查看

勤奋时画的作业……老师画的写意淡烟,我画的滚滚浓烟……

意料外糊了个冰山www

云,有照片参考。前段时间的色块练习(蛮久以前了……)